梨园剧场
首页    |    剧场介绍    |    演出资讯    |    精彩剧照    |    节目单    |    在线订票    |    订单查询        联系我们
京剧在年轻人眼中的“那么大架子”是指什么呢..
沈阳艺术团精心创作完成了古典舞《簪花惜春记..
深圳戏院推出“深圳市戏曲名剧名家展演”
陇剧开山之作《枫洛池》走上云端
“京剧发祥地”品牌系列活动之一“艺术劳动者..
京剧《落梅吟》落户四川
云南京剧院《锁麟囊》重大演出事故
现代京剧《沙家浜》现已开票
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名京剧名票汇聚一堂

演出时间:每天19:30—20:50
演出团体:北京京剧院
演出票价:200、280、380、480、580
优惠价格:100、120、180、300、400
订购电话:010-65524990,电话订购,免费送票! 
地址:北京市宣武区永安路175号(前门建国饭店一层)

目前剧场因为疫情防控暂停演出,恢复时间待定! 

 

演出资讯

京剧在年轻人眼中的“那么大架子”是指什么呢

梨园剧场京剧

京剧离我们有多远?不同时代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。或许对于年轻人,特别是Z世代而言,京剧是国粹,是精品,但更趋近于一个文化符号,花钱买票、甚至一掷千金追“角儿”的年轻人少之又少。

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,拉近京剧与观众的距离,愈发迫切。当前,很多戏曲人已经行动起来,尝试换一种方式进入年轻人的生活。不论是广泛传唱的京歌,还是先锋音乐人试验中的京腔民谣,抑或是优化改版后不离其宗的小剧场京剧,京剧元素的每次创新亮相,都会引起广泛的争论。近日,改编戏曲《武家坡2021》的网络走红,又为我们讨论这一话题提供了新的契机。

近日,一首名为《武家坡2021》的改编戏曲在网络上爆红。

“啊,我的妻,王氏宝钏,我不该心起疑窦,我不该口吐轻言,落得个忘恩负义,宛如欺了天……”在各大短视频平台,既有天南海北的戏曲科班演员用专业唱腔唱出一段衷情,也有普通网友靠对口型进行二次创作,以分享自己的感悟。在抖音,不乏点赞量达到20万的翻唱视频。此曲由屠洪刚献唱于河南卫视《中秋奇妙夜》,也在大热音综《我们的歌》里由张淇和萧敬腾进行了对唱演绎。高频率的翻唱没有让人听腻,反而荡起了网友心中的涟漪。大家纷纷留言表达赞赏:“终于能理解我爷爷的审美了!”“国粹早该这么唱了。”

《武家坡2021》是对京剧唱段《武家坡》进行的改编创作。《武家坡2021》的原唱“龍猛寺寬度”本名李政宽,除了京剧改编歌曲创作者,他的另一重身份是学习戏曲近20年的专业京剧演员。“我不希望听众把《武家坡2021》划入流行音乐的那一类。”他表示,《武家坡2021》之所以带给人情感上的共鸣和震撼,主要是因为歌曲没有脱离戏中曲的范畴,以歌的形式代角色言志,展现薛平贵身处武家坡时的所思所感。“其实不管你唱什么京剧流派,或是西皮二黄,最重要的是如何拿内容打动观众。”

在改编创作时,李政宽有意与流行元素保持了距离。从他的歌曲呈现中不难看出,改编新曲最终落脚点还是京剧本身。《武家坡2021》没有抛弃京剧的咬字发声,其中的三级韵和唱曲全部来自京剧,只在京剧原版的框架内尽可能地求新、求变。在改编的旋律和歌词能够让人听懂、入心的基础上,《武家坡2021》给听众打开了一扇窗,让人领略京剧的魅力。

在此之前,于魁智、李胜素等京剧名家都曾对《红鬃烈马》进行演绎,老生和旦角的对戏成为经典,《武家坡》也成了京剧传唱不衰的唱段。但对圈外人而言,《红鬃烈马》的影响力尚且有限,于魁智曾表示:“传统艺术工作者要基于对京剧的理解和多年的实践,结合观众对京剧艺术审美的新需求,努力钻研表演形式和内容,培养好新一代的观众。”

形势紧迫,令人庆幸的是,越来越多的“李政宽”带着他们的“《武家坡2021》”在路上。

京剧的“那么大架子”

在《武家坡2021》走红之前,李政宽已经在京剧创新方面做过很多尝试。

皮卡丘、哆啦A梦、大头儿子小头爸爸……他曾将许多年轻人耳熟能详的动画主题曲与京剧结合,力图让京剧在年轻人眼中“没那么大架子”。

那么,京剧在年轻人眼中的“那么大架子”是指什么呢?

“听惯了流行音乐的人来听京剧,最常问的就是‘副歌到底在哪,为什么唱词和音调像车轱辘来回转’——这就是问题所在。”谈起改编京剧的初衷,李政宽表示,自己很喜欢传统京剧,但无法说服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观众去看,而兼具流行音乐结构和传统戏元素的京腔民谣的出现,为他提供了平衡之道。这也点出了京剧在当今市场中遇冷的原因所在。

“90后”戏曲爱好者吴欣欣表示:“传统京剧属于板腔体式,以上下句对称重复的旋律为主,不存在主歌与副歌之分,因此在一部分听众看来曲调平平,难以抓住重点。”

节奏的处理同样是创新过程中必须面对的挑战。包括京剧在内的大部分传统戏曲剧种,发源于农业文明,在形式和内容上都打上了深刻的时代烙印。京剧表演的一大特点是“慢”,虽然慢节奏能够将情感抒发得更加饱满,但必须承认,享受着“快资讯”和“快娱乐”的年轻人没有耐心等待一段唱词结束。而节奏紧凑、情节密集的《四郎探母》中“坐宫”等西皮流水板式的唱段,外行人很难听懂,因为京剧所用语言并非某地方言,而是北京话基础上杂糅多地方言形成,新戏迷尚且要熟悉一段时间,更不用说尚未对京剧产生兴趣的圈外人。

让人一头雾水的,还有一些外行人难以理解的招式,例如戏服中的水袖,既可以表示悲苦,也可以表示失望、愤怒、惊恐等情绪,每一种情绪都有固定的表达方法;演员举着云形旗子穿梭奔跑,用以展现“云起雪飞”。一招一式在京剧数百年的发展演变中逐渐固定,成为京剧发展至今吸引戏迷的一大看点,也成了外行人难以跨越的门槛。

可以说,提高京剧审美和理解能力是一件需要时间和精力成本的事情,“唱念做打”的艺术手段不仅是京剧演员成长蜕变必须历练的基本功,也是观众更好理解剧情的基石。一部经典京剧可能会受到铁杆戏迷长久的喜爱,也会在京剧演员年复一年的戏台打磨中达到演出效果巅峰,但这并非年轻人的娱乐方式,对他们而言,数十年如一日的表演只是一种乏味的重复,新作品层出不穷才是喜闻乐见的发展方式。面对新老戏迷之间的争议,于魁智表示:“以往‘十年磨一戏’的做法并不现实。”

“多条腿走路”是最优解

《武家坡2021》火了之后,李政宽借歌曲热度的东风,接连创作了《平贵别窑》《汾河湾》等京腔民谣,在京剧的流行化探索道路上继续前行。

“就像好几条腿走路一样,有的负责继承,有的负责发展。”李政宽说。面对发展困境,“多条腿走路”无疑是当下最优的解法,于魁智曾表示:“京剧艺术要发展,就需要多条腿走路,先进艺术的传播和推广不仅靠舞台,也要通过其他多种多样的形式,让京剧创作者既享受创作的过程,也激发京剧的活力。”

在弘扬和推广京剧艺术方面,京歌已经流行了数十年,是不少新观众了解京剧的开端。像《情怨》《新贵妃醉酒》等一批朗朗上口、通俗易懂的京歌,在表演形式上避开“唱念做打”,让普通歌迷也可以过一把戏瘾,同时又不失京剧之韵。也有不少京剧名角借京歌从戏台走向了更大的舞台,在更多观众面前展示京剧的魅力。一位B站up主曾一口气更新了25期京剧配音版《甄嬛传》,吸引了众多网友观看……这些都为京剧扩大影响力提供了更多可能。虽然有京剧爱好者称京歌“毫无价值”,但唱衰者也必须承认,这种新颖的形式在京剧推广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在专业演绎层面,小剧场戏曲和新编京剧的出现,同样增加了看点。谈及当下的新编京剧创作,于魁智表示,“年轻观众的知识层面、文化修养,以及对舞台艺术的审美追求,让他们不仅要听、要看,也要感受,他们要跟演员同呼吸,要受到触动。任何新形式的创作,作为演员都要换位思考观众的审美需求,而不是自娱自乐。”小剧场戏曲最主流的观众群体是85后、90后的中青年,也有不少中青年京剧演员投身创作之中。从剧本创作到舞台形式,小剧场戏曲都更具现代都市气息,为广大观众提供了《马前泼水》《春日宴》等一系列精品剧作,让年轻观众感受到戏曲活泼、精致的一面。

随着短视频等社交平台的兴起,京剧的热度上来了。但是,热度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“有朋友听过也很喜欢《武家坡2021》,但说起《红鬃烈马》,大部分人依然没什么兴趣去看京剧版的视频,更不用说去戏院听戏了。”吴欣欣表达了对“京剧热”的担忧。京歌固然好听,朗朗上口,但京剧唱段背后的故事,歌迷是否有兴趣深入了解?小剧场的折子戏或许精彩动人,但散场之后,年轻观众是否会将一时的喜爱转化为看京剧的动力?从这个角度看,京剧和更多传统戏剧的发展,只有在守正的基础上加以科学创新,传统文化的陈酿才能持续飘香。

在“龍猛寺寬度”后续作品的评论区内,有人感慨“原唱不火”,也有人劝听歌着迷的网友冷静:“这是改编过的,真正的戏曲你可能听不进去。”诸如此类的留言让人不禁深思,信息时代的浪潮卷着一批批新观众来到京剧艺术的殿堂,大浪过后,留下的热度和关注还会剩多少?至少,与时代共舞,是目前京剧发展最好的选择,也是艺术创作者不应回避的话题。“京剧的发展之路,其实就是和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的道路。”谈及未来的创作方向,李政宽如是说。田可新

节目单

《秋江》

《天女散花》

《霸王别姬》

《盗库银》

《盗仙草》

《拾玉镯》

《三岔口》

《扈家庄》

《十八罗汉斗悟空》

地理位置

友情链接: 北京梨园剧场京剧   梨园剧场京剧   朝阳剧场   北京老舍茶馆  

全国统一客服电话:400-0829-115

梨园剧场(http://liyuantheatre.com.cn/) 版权所有 (京ICP备14062245号-1)

地址:北京市宣武门永安路175号